今天是2019年11月14日,星期四    天气:茂名 --
--   PM 2.5指数 :--
AQI :--二氧化碳指数:--
首页 政务公开 环境管理 在线办事 专题专栏 数据开放 互动交流

母亲河的治污接力赛:”水火河”变”观景河”
发布时间:2019-08-23 03:38:08 来源:茂名市生态环保局 阅读次数:7548 字体大小: 【    

    八月盛夏,小东江永久桥河段,摩天轮矗立岸边,霓虹五光十色。河岸两边的绿道,前来健身休闲的市民络绎不绝。江上,两名渔民撒网捕鱼,船上已经收获颇丰。美丽如画的小东江十里滨水景观带,现在是茂名城市景观的标签。

 

    1958年,新中国在茂名建设炼油厂。随着“南方油城”的崛起,小东江一江碧水逐渐变为石油类污染物超标千倍的“火水”。污染事故频发、鱼虾人畜中毒,茂名的母亲河曾多次被国家、省挂牌督办。

 

    201916月,小东江石碧断面在全省9个劣V类国考断面中不但率先消除劣V类,而且水质综合指数排名第二。

 

    61年间,小东江从清到黑,再从黑到清,看似简单的轮回,彰显的却是广东集中力量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坚定决心以及发展理念的绿色变革,折射的是环保理念从“先污染后治理”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升级。

 

    治污接力赛仍在进行,广东以及茂名、湛江两地的党委政府、群众继续举力治理小东江,努力实现2020年底前全面达到IV类水质”的目标。

 

    龙头效应

 

    “污染大户”变“环保先进”

 

    今年619日,小东江上锣鼓喧天,22支龙舟劲旅开浆竞渡,岸上万名市民加油喝彩。一江碧水穿城而过,小东江的“逆袭”,让茂名得以在家门口举办大型水上体育赛事。

 

    小东江,流经茂名、湛江两地,67公里干流中有61公里在茂名境内,是唯一横贯茂名中心城区的河流。建国初期,小东江清澈见底,鱼虾成群,是沿江群众的主要饮用水源。

 

    1958年以来,随着油母页岩炼油厂的建成,茂名逐步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石油化工生产基地之一,为缓解国家石油困难作出了特殊贡献,享有“南方油城”的美誉。但不久,小东江也“出名”了,因为其水质污染已经严重到了惊人的地步。

 

    据介绍,1976年以前,茂名石化炼油厂的废水基本是未经处理直排小东江,再加上上世纪80年代,一大批小炼厂、小化工厂、皮革厂因势而生,每年排入小东江的废水约1亿吨,废水中含石油类3.5万吨,含酚1230吨。彼时,小东江的石油类污染物达67mg/L,超过III类水质标准1000多倍,成为人们避之不及的“火水河”。

 

    “水是黑色的,布满一朵朵油花,气味很刺鼻,几乎没有生物。”茂名市生态环境监测站原高级工程师王华元回忆,到1985年,小东江仍是“丢根火柴就能点着火”的样子,“住在江边的人最烦恼,想搬没钱搬,老婆都不好找。”

 

    如今,“火水河”早已成为历史。“挥发酚、石油类污染物几乎消失,小东江水质从劣V类恢复到IV类,异味没了,鱼虾回游。”茂名市生态环境局原总工程师刘普新说,作为茂名最大的石油化工企业,茂名石化的转型升级在小东江治理中发挥了龙头效应。

 

    1993821日,南方日报刊发报道《油城茂名从“污染大户”变成环保先进》,介绍了茂名石化的做法:循环使用工业用水,使得炼1吨原油排出的污水量从45吨下降至1.5吨;先后投资3000多万元,完成环保工程40多项……迎难而上的茂名石化很快被评为环保诚信绿牌企业。

 

    页岩炼油生产线彻底关停,环保标准不断升级……如今,茂名石化炼1吨原油的废水排放量仅为0.14吨。炼油厂排污口位于小东江茂南区新坡镇段。过去,附近的村民纷纷在河里打捞石油;如今,他们取排出的废水灌溉庄稼。

 

    不仅可以灌溉,还能养金鱼。在茂名石化乙烯厂污水处理池旁有一个假山水池,水质清澈,金鱼畅游。据茂名石化安全总监古才荣介绍,养鱼的水是处理后的废水,“我们主动执行最严环保标准,投入数亿元升级改造污水处理设施,排放的废水COD浓度远低于国家标准。”

 

    古才荣说,茂名石化在履行经济、社会责任的同时,还充分担负起环境治理的责任,协助周边工业园区处理污水,2010年以来,我们每年帮助地方处理废水40万吨以上。”

 

    如今,只要有空,王华元、刘普新、古才荣等人在夜晚都会到小东江边散步。“变化太大了,年轻人可能不知道,曾经小东江河岸一公里内都可以闻到煤油味,过往行人无不掩鼻。”王华元感慨地说。

 

    猛药去疴

 

    “限批”+“督办”铁腕治污

 

    茂名市茂南区镇盛镇,小东江蜿蜒流过。持续数日的降雨,让河水有些浑浊,但几乎不见垃圾、水浮莲,两岸水草、竹林茂盛,偶尔有白鹭飞到江上觅食。再往下数公里,就进入了湛江吴川境内。

 

    居住在河边的低车村村民吴阿姨记得,2000年前后,小东江不似现在这么平静,事情很多,或是有油污,或是死鱼。

 

    翻阅那段时间的南方日报,小东江“尤为抢眼”:19981126日,原国家环保总局调查小东江特大污染事故;199946日,小东江再遭特大污染江水变黑,河鱼大量死亡;2000116日,废液照旧横流,小东江何日荡清波……

 

    原来,茂名石化从“污染大户”变成“环保典范”后,小东江流域内仍有200多家炼油、化工、皮革、造纸等污染严重企业,每年产生废水3000多万吨。超标排放或偷排,严重破坏了小东江的生态,沿江数十万群众生产、生活和身心健康都受到了严重威胁。

 

    “下游群众经常投诉,我们忧心忡忡。”回忆起那段时间的工作,王华元坦言,压力很大,一下大雨就去江边蹲守,害怕工业污水被雨水冲进江里。

 

    重压之下,茂名市投入大量资金治理小东江流域工业废水,关停了茂名市糖厂、茂名市有机化工厂等一批污染严重企业,对超标排放的企业进行限期整治,严厉打击“黑油厂”,建成茂名市第一污水处理厂……

 

    整治有成效,但污染难杜绝。2005年,小东江吴川段又发生石油污染事故;位于茂南区的小东江支流白沙河则在日积月累的偷排中变成了“黑沙河”……

 

    广东决定以猛药去疴。2007年,原省环境保护厅对茂南区使出号称环保史上最严厉的行政处罚手段——区域限批。成为全省首个戴上“限批”帽子的茂南区,在招商引资和接受珠三角产业转移时,都不能引进电镀、印染、制革、造纸、大型禽畜养殖等新增加水污染物总量的建设项目。

 

    污染企业不但不给进,还要清走。2013年,原省环境保护厅、原省监察厅对白沙河流域制革等重污染行业整治环境问题进行挂牌督办,要求茂名关停全部未入园区的皮革企业,坚决关闭不能按期完成治理的禽畜养殖场。2014年,广东又将小东江污染整治工作纳入省人大常委会重点监督范围,计划投资49亿元,要求茂名、湛江联手整治……

 

    小东江大部分流域都在茂名境内,茂名市政府成了责任主体。层层督办,倒逼茂名市铁腕治污——市委书记、市长亲自出马,强力推进整治工作,促使白沙河流域内32家皮革厂全部停产并开展整改,污染治理设施陆续建立起来,整治无牌无证企业200多家……

 

    茂名市生态环境局水生态环境科科长曾天志介绍,2015年,全省水污染整治的6条重点河流,只有小东江实现水质目标;2016年,小东江水质综合污染指数再下降7.6%,氨氮浓度下降21.2%,是“六河”中唯一实现年度水质目标的河流……

 

    全面治水

 

    15万名河长守护南粤河流

 

    虽然达到了考核目标,但小东江流域水环境形势仍十分严峻。“养殖、生活的污染问题仍然突出,氨氮取代了石油类成为主要特征污染物。”茂名市生态环境监测站站长廖周勇说。

 

    20159月,南方日报推出《湾湾小东江 粤西生命水》跨版报道,直指问题所在:流域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星罗棋布,规模化的就有224家之多,大量养殖废水直排江中;城镇污水实际处理率仅45%,流域每日接纳生活污水23.2万吨……污水排入量是径流量3倍的小东江,必须“减负”!

 

    其后几年,茂名市政府按照“截污水、关猪场、打偷排、补好水”的思路,大力推进小东江的污染防治工作,彻底把“煤油味”的标签扔进历史,引来白鹭栖息。

 

    今年16月,小东江石碧断面水质为IV类,达到考核要求,成为广东集中力量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的生动注脚。

 

    茂名市茂南区新坡镇合水村,挨着小东江、白沙河。走进村里,河边杨柳依依,池塘20亩荷花大多结了莲蓬。浇灌杨柳、荷花的水来自白沙河。合水村党支部书记柯旭锋是白沙河合水段村级河长,他每天都要巡河,看看自己负责的1.8公里河道是否干净。

 

    据茂名市河长办副主任刘万强介绍,2017年,茂名全面实施河长制,建立小东江市、县、镇、村四级河长体系,越来越多的“柯旭锋”们加入到母亲河的守护、治理中来,为实现“2020年底前全面达到IV类水质”的目标而努力。

 

    而在全省,已设立省、市、县、镇、村五级河长37871名,加上村民小组设立的河段长兼巡河员,总人数超过15万名;设立湖长462名,涵盖全省159个湖泊。其中,省、市、县、镇四级全部实行双总河长制,全面构建起以党政领导负责制为核心的河长体系。在他们的努力下,2018年,全省中小河流治理长度突破1万公里;水污染防治稳步推进,全年新建城市(县城)污水管网近8000公里,925宗水源地突出环境问题全部落实整改……

 

    岭南多水乡,水是广东的血脉,也是环保的重中之重。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碧水蓝天工程计划,到八年珠江综合整治,再到如今的南粤水更清行动计划、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广东治水一直在努力。

 

    日前召开的全省污染防治攻坚战工作推进会总结了攻坚新进展:今年15月,珠江西航道鸦岗、深圳河口、小东江石碧3个断面水质由劣Ⅴ类好转为Ⅳ类,全省劣Ⅴ类国考断面从9个降至6个,是国家实施地表水监测体系改革两年来出现的最明显的变化;茅洲河、练江干流水质呈改善趋势;全省主要江河水质保持优良,水质达标基础不断改善;全省有366个黑臭水体整治达到“初见成效”的标准……

 

    见证者说

 

    茂名市生态环境局原总工程师刘普新:

 

    “以前有GDP就行,

 

    现在环保不行一切免谈

 

    今年8月,刘普新从茂名市生态环境局总工程师岗位退休。从1989年到茂名市环境监测站参加工作,至今整整30年,他把青春奉献给了茂名环保工作,参与且见证了小东江的治理、变迁。

 

    刘普新是土生土长的茂名人,但当他从昆明工学院资源选矿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回乡时,仍被小东江的水质震惊了。“在监测站工作,要到境内的江河采样、分析。在鉴江、袂花江和小东江3条河流中,小东江受污染最严重。我们采样时要拨开水面的油膜,才能采到水。”

 

    小东江的污染、治理过程,让他切实感受到我国环保理念的变化、国家对生态文明的重视以及人类对自然的敬畏。“上世纪90年代之前,国人的环保意识薄弱。连我作为一名环保工作人员都会觉得,污水排到江河里是很自然的事。”刘普新坦言,彼时,他未曾想过小东江需要修复、治理。

 

    上世纪90年代之后,我国经济腾飞,环保意识也逐步增强,但对于茂名而言,环保是有心无力的。“领导、政府历来都重视环保工作,但地方财政有限,投入不多。另一方面,中小企业没钱没技术,环保成了空谈。”刘普新说。

 

    如今,他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唯GDP论的时代真的过去了。以前有GDP就行,环保慢慢来。但现在地方引进项目,首先考虑的是环保,环保不行,一切免谈。”

 

    尽管已经卸任总工程师一职,但刘普新对小东江的关心没有减少。“我是茂名市民,小东江好了,茂名环境也会好,我们的生活才是高质量的生活。”

 

    20181月,小东江石碧断面的水质氨氮超标。对如何持续巩固小东江整治成效,刘普新认为,茂名是广东养猪第一大市,养猪企业的环保水平不是很高,治理的关键还是要在有效杜绝养猪污染上下功夫。猪粪本来可以回收,但养猪密度过高、土地比较紧缺,导致循环经济的生态养殖模式难以推广。“一排放到环境中,就是污染了。”

 

    在刘普新看来,新建的猪场可以严把环保关,但对已有的猪场,应该采取更科学的处置方法。“我在很多场合都呼吁,每个县区都引进或创办一个猪粪有机肥企业,负责回收猪粪。目前茂名市已经规划了,但企业家们也直言,亏本的生意没人做,需要财政补贴、政策扶持才有可能落实。”

 

    叮咚快评

 

    清水绿岸 鱼翔浅底

 

    ■丁建庭

    湾湾小东江,青青草又生。历经多年多轮整治,曾经的“火水河”变身“观景河”,小东江实现了美丽蝶变,同时见证了发展理念的鼎新。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美丽的广东大地,数百条河流纵横交错,像母亲的乳汁滋养着我们。但一段时间以来,因为没有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以无节制消耗资源、破坏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发展,导致一些地区面临着严重的水污染,给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带来了严峻的考验。

 

    小东江治污曾是广东省挂牌督办的重点环境问题之一。近年来,茂名和湛江两地铁腕治污,严格限制涉水重污染企业,强力治理畜禽养殖污染,同时建设污水处理厂、垃圾焚烧发电厂,改造污水管网,加强河道整治,推进生态修复,取得了积极成效。今年上半年,小东江石碧断面水质为IV类,达到考核要求;接下来就是再接再厉,努力实现“2020年底前全面达到IV类水质”的目标。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随着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民群众对干净的水、清新的空气、安全的食品、优美的环境等的要求越来越高,生态环境在群众生活幸福指数中的地位不断凸显,环境问题日益成为重要的民生问题。老百姓过去“盼温饱”,现在“盼环保”;过去“求生存”,现在“求生态”。只有坚定不移把生态环境保护好、治理好、修复好,才能让老百姓切实感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实实在在的环境效益,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绿色银行”。

 

    广东在大气环境治理上谋划早、行动早,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区域大气污染防治机制,创建了国家重点城市群空气质量达标改善的成功模式,为全国大气污染治理树立了标杆。相对来说,水污染治理与中央要求和群众期盼还有差距。省委、省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成立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全面实行河长制,大力推进了工业污染防治、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整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等,取得比较大的成效。但目前仍然存在污染物排放居高不下、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低端产业和散乱污企业存量大、农业面源污染严重、多头治水等多方面问题。

 

    水污染防治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既非一日之功,又非一己之力,需要全社会、全领域的共同作为,一个拳头出击,集中力量干大事;更需要发扬钉钉子精神,挂图作战,下苦功夫、真功夫、长功夫,深入开展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把绿色发展理念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坚持重点突破和整体推进相结合,推进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还给老百姓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景象。

 

    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水污染治理,没有完成时,永远在路上。